变馊了的鼓励,你可曾强加于人?

鼓励是爱,但进退有度,才不会让爱生恨。


许多年之后,面对着高级时装公司华东区负责人的聘书,以及闺蜜和儿子寄来的祝贺礼物,Polly回想起自己与好友郁闷喝茶的那个下午。


那时她正身陷苦恼。她很关心儿子的高考志愿。儿子想学音乐,她十分支持,不仅支持,还天天鼓励儿子去参加各种比赛,从星光大道到美国偶像,奇怪的是儿子非但不像她想的斗志昂扬,反而对她的提议愈显不耐烦。


还有自己的闺蜜,闺蜜感情不顺,抱着闺蜜应该拥有更好生活的想法,Polly一见她就鼓励,鼓励她早日跳脱苦海,学罗子君重建自己的后半生,polly的雄心日渐高涨,闺蜜却像见了鬼似的,渐渐不再赴她的约。


至于高级时装销售,更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客户上身以后,她热情到开花的赞美和推荐,却总是换回“冷冷的拒绝在脸上胡乱的拍。”


“你是不鼓励不舒服斯基。”身为心理咨询师的好友半笑着说。Polly瞪大眼张口欲说什么,想了想,眼帘与嘴唇一起垂下,默默点点头。


“参加比赛更像是谁的愿望?你鼓励儿子,也许是因你的梦没圆。记得读书时你天天念叨着要变成阿妹。所以,如果你眼睛看着儿子,心里看着的却是自己,仿佛妈妈要附儿子的体,儿子当然要逃。”


“那么用力劝闺蜜,你是想告诉她她的生活已经不堪入目了吗?你看似鼓励,却比她还焦虑,一人背负两人的期望,闺蜜恐怕撑不住啊。那是她的生活,改不改她说了算,假如你拒绝接受她的现状,也就等于在拒绝她的存在。”


“那些有钱买高级时装的客人,大多都很有自己的主意。你推荐时热情到仿佛她们什么都不懂,几近强行洗脑,她们怎么会自甘弱小愉快买单?”


朋友轻轻抿了口红茶,不再说话。


Polly陷入深思,原来自己过度鼓励的背后,还有这么多复杂的内容。


鼓励的度


“度”这个词,通常被理解为分寸。而讲分寸,其实就是在讲“边界”。边界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关乎到边界之内主体的主权。


举个例子。


站在国境线前,在属于我们自己的领土上,我们可以随便溜达;但如果越过国境线,不管是谁,对面国家的边防战士都可以以非法入境驱逐、拘捕甚至击毙我们。


你看,度不仅仅是分寸,还直接关乎到性质。边界的这边到那边,事情和行为的性质,可能就会发生彻底的改变。


适度的鼓励,会让人们感受到温暖、被支持、爱与链接,这是因为适度意味着“恰到好处”。这既包含对被鼓励者的充分了解,也包括对他人力量及主权边界的尊重。有了这两条,鼓励人时我们就会对自己的所为保持觉察,避免扰乱他人的自我。


然而过度鼓励却正好相反。过度既“错位”。而把“错位”的东西一定要给予他人,这本身就是一种攻击。


鼓励=压迫


潜意识非常聪明。一个人若是在意识层面压抑了自己的某种渴望,潜意识就会通过某种巧妙的途径,变相帮他实现。过度鼓励就是其中一种。


比如Polly想成为歌手而不能,因此她会相当关注其他喜欢唱歌的人,并拼命鼓励他们去参加比赛,尤其是近在身边的儿子,更是被“加量”关照的对象。但这也许会搅乱那些唱歌人的自我,因为赢取唱歌比赛的奖项不一定是他们的需要,或者不是他们当下的需要。如果这种感受严重,还会让人有被其附体的感觉。这种过度鼓励,我们将其看做是鼓励者对自己“未了心愿”的补偿。当关系成了被利用的工具,关系本身已在遭到破坏。


鼓励=羞辱


过度鼓励还含有迫使对方离开目前状态的味道,这会让对方在潜意识里感到“我现在不够好”,被激发起焦虑和羞耻感。这也是为什么当Polly“鼓励”她的闺蜜脱离苦海,闺蜜回避她的原因。


恰当的关心他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要求我们首先能和对方在感受上同步,待在一起,也就是我们反馈出的信息,首先是否和对方自己认为的感觉同步。如果当我们试图想要帮助我们所爱的人,我们却无法耐受与对方的现状同在的焦虑感,也无法体会对方的感受里相互矛盾的部分时,我们往往就会急于告诉对方“应该做什么”,把对方从ta此时的位置上拽开,甚至撕裂。


但此时的这种鼓励,关注焦点早已在不被察觉的状态下,从对方的处境中脱开,巧妙的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于是如何解决我们自己汹涌而出的焦虑,就会成为我们的潜意识的优先任务。在这种状态下产生的鼓励,往往已经变了味,它很有可能是鼓励者在通过鼓励他人发生改变,来逃避自己的焦虑和羞耻感,这也会使得对方感到被吞没,想要反抗和远离。


鼓励=贬低


最后,过度被鼓励,会让人感到自己弱小。一个健全的人不需要别人总是鼓励才能完成应尽之事,如果需要一直被鼓励,就好像一直需要吃药,这是病人才需要的。


比如,如果我们每天吃饭都需要有人在旁边鼓励我们,那基本就意味着我们没有完成吃饭这件事的全部能力。所以如果这种鼓励发生在我们只有1岁时,勺都抓不稳,那这么鼓励那是正常的;如果我们已经成年,四肢和头脑健全还被人在吃饭上鼓励,毫无疑问你我都会确定这个鼓励者不正常。


我这个例子举的稍微有点夸张,但如果放在精神层面来看,很多时候我们确实容易分不清,我们对面那个人的精神整体到底是个宝宝还是成年人。而这个“分不清”,就会让我们脱离对方的事实,给予超额的鼓励。


说到这又让我想起一个外国朋友无奈说起过的一件事:他曾经有个汉语老师,在和他说英文的1、2、3时,口吻非常自然,但是一切换到中文的1、2、3,老师的口吻和发音立刻就变成了童音,这让他既困惑又无奈,后来干脆因此解除了和这个老师的学习。


那这个老师为什么会这么做呢?事实上是因为老外在刚刚学习中文时笨拙的发音方式非常类似刚学说话的幼儿,而这个老师在潜意识层面被对方投射出的这种“幼儿感”完全占据,进而忽略了这个外国朋友的现实功能,并将自己无意识的变成了“妈妈”,可这个角色离对方的真实需要,已经十万八千里了。


这恰恰就是过度鼓励发生的温床。当我们无法在精神层面上完整地看到对方的实际,我们就会容易以强者自居,过度鼓励他人,与此同时,“隐秘地向他人投射弱小的幻影“也会随之发生。


所以,过度鼓励的秘密,不仅在于它是怎么过的度,在哪里过度,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到底做了什么,想满足我们什么无意识的愿望,才让这一切发生?


鼓励是爱,但进退有度,才不会让爱生恨。



文章评价
登录后可以评论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