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我到过一个地方,神秘得像寓言,抽象得像梦境。很多长住新加坡的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听我一说,惊讶万分。是韩山元先生带我去的。韩先生是此地一家大报的高级编辑,又是一位满肚子掌故的乡土历史学家。那天早晨,他不知怎么摸开了我住所的大铁门,从花园的小道上绕到我卧室的南宫下,用手指敲了敲窗框。我不由林然一惊,因为除了一位轻手轻脚的马来亚园丁,还从来没有人在这个窗下出现过。

豆你开心

前天在庭树下看见的一件事有只小鸟,

它的巢搭在最高的枝子上,

它的毛羽还未曾丰满,不能远飞;

每日只在巢里啁啾着,

和两只老鸟说着话儿,

它们都觉得非常的快乐。

永远不要说再见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永不之地。既然不可以永不长大,但愿永不苍老。永不苍老也是奢望,那么,可否永不孤单、永不害怕、永不忧伤、永不贫穷、永不痛苦?有一天,当我们幸福地在心中那片永不之地登陆,我们或许还是希望永不失去。

迷人的小标题

韩先生是此地一家大报的高级编辑,又是一位满肚子掌故的乡土历史学家。那天早晨,他不知怎么摸开了我住所的大铁门,从花园的小道上绕到我卧室的南宫下,用手指敲了敲窗框。我不由林然一惊,因为除了一位轻手轻脚的马来亚园丁,还从来没有人在这个窗下出现过。

前天在庭树下看见的一件事有一只小鸟,它的巢搭在最高的枝子上,它的毛羽还未曾丰满,不能远飞;每日只在巢里啁啾着,和两只老鸟说着话儿,它们都觉得非常的快乐。

这一天早晨,它醒了。那两只老鸟都觅食去了。它探出头来一望,看见那灿烂的阳光,葱绿的树木,大地上一片的好景致;它的小脑子里忽然充满了新意,抖 刷抖刷翎毛,飞到枝子上,放出那赞美“自然”的歌声来。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永不之地。既然不可以永不长大,但愿永不苍老。永不苍老也是奢望,那么,可否永不孤单、永不害怕、永不忧伤、永不贫穷、永不痛苦?有一天,当我们幸福地在心中那片永不之地登陆,我们或许还是希望永不失去。忘掉岁月,忘掉痛苦,忘掉你的坏,我们永不永不说再见。

我到过一个地方,神秘得像寓言,抽象得像梦境。很多长住新加坡的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听我一说,惊讶万分。是韩山元先生带我去的。韩先生是此地一家大报的高级编辑,又是一位满肚子掌故的乡土历史学家。那天早晨,他不知怎么摸开了我住所的大铁门,从花园的小道上绕到我卧室的南宫下,用手指敲了敲窗框。我不由林然一惊,因为除了一位轻手轻脚的马来亚园丁,还从来没有人在这个窗下出现过。

前天在庭树下看见的一件事有一只小鸟,它的巢搭在最高的枝子上,它的毛羽还未曾丰满,不能远飞;每日只在巢里啁啾着,和两只老鸟说着话儿,它们都觉得非常的快乐。这一天早晨,它醒了。那两只老鸟都觅食去了。它探出头来一望,看见那灿烂的阳光,葱绿的树木,大地上一片的好景致;它的小脑子里忽然充满了新意,抖 刷抖刷翎毛,飞到枝子上,放出那赞美“自然”的歌声来。

永远不要说再见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永不之地。

既然不可以永不长大,但愿永不苍老。

那么,可否永不孤单、永不害怕、永不忧伤、永不贫穷、永不痛苦?

有一天,当我们幸福地在心中那片永不之地登陆,

我们或许还是希望永不失去。

忘掉岁月,忘掉痛苦,忘掉你的坏,我们永不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