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起了,

蛰伏的发梢,

你的笑,

我经年不忘。

风吹起了,

蛰伏的发梢,

你的笑,

我经年不忘。

但是,这种挚爱之情,不像一件绉纱那样能留下实在的痕迹,纵然穿衣用的绉纱在工艺品中算是寿命最短的,但只要保管得当,五十年或者更早的绉纱,穿在身上照样也不褪色,而人的这种依依之情,却没有绉纱长。


——川端康成《雪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