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不开手机,其实是你需要关系

甚至,独处,对你来说,可能是灾难。

最重要的,我们渴望别人扮演那个及时满足我们的人,同时,自己也在扮演那个人。』




今年休假期间,我参加了一些聚会,遇见了好多“手机控”。


其中有位女孩子问我:我看到手机上有红点,就想要第一时间点开,怎么破?

 

我笑了,我说我也会有类似的行为,手机软件上不能有红点,看到有人手机屏幕上有许多未读的信息或需要更新的,心里有想去帮着点开的冲动。

 

那女孩子笑了,她说她男朋友手机上的红点,都是被她点掉的。

 

另外,如果她没有带手机(一般情形下不带钱包,也不会不带手机,哪怕游泳也会把手机装防水袋里),那就像丢了魂,那是无法想象的。

 

我告诉她:你男朋友要多么爱你啊(才跟你在一起)!你对关系很渴望,但对关系是恐惧的。

 

甚至,独处,对你来说,可能是灾难。

 

当然说这话,我很毒舌。

 

那位女孩子基本上是没有听懂,她当时睁着她的大眼睛很茫然地看着我,眼神里还有许多不满。

 

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基本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当时我还蛮有点愧疚的,感觉自己说的话让她不舒服了。

 

894a4360e966ad6f23dcc520f19aa8e6.jpg


01  婴儿期的及时满足


我自己有点小小的“洁癖”,需要自己的环境很干净,地上不能有头发或其它细小的垃圾。

 

而我自己解压的方式之一,就是打扫卫生:在经过自己一番折腾后,让房间变成我要的样子,心里会感觉舒服好多。

 

当然,运动会让人产生“内啡肽”和“多巴胺”,这是提升愉悦感受的。虽然那种成就体验不大,但毕竟是成就感。

 

我没有强迫症,绝大多数时间我既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能够很愉快地接受自己的行为,并在里面享受乐趣。

 

同时,我也知道我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是什么样的心理动力,而且我并没有影响别人。

 

从人本的角度,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前提是不影响别人、不伤害别人的利益。

 

而之前,我对那个女孩子的愧疚,是我自己想多了。


她对我的不满,是我破坏了她的期待;

她的不舒服,或许是她自己造成的。


只是,她不会这样去理解。

 

我只不过没有去扮演好她要的“暖男”角色而已,这不算伤害她。

 

而她的男朋友扮演的角色,是“无条件及时满足”她的那个人。


及时满足,是婴儿期妈妈必然具备的一个育儿功能。


婴儿出生三个月之内,婴儿和妈妈是一体共生状态,婴儿的一切满足均来自妈妈,并且婴儿基本的生理满足是关乎生死的。


如果妈妈没有及时满足,婴儿的内心将是崩溃的,会感觉自己要死了。


所以,婴儿期的及时满足是关乎生死的。


那么妈妈可以开始用另一种方式稍微替代下,那就是“积极关注”

02  积极关注是什么鬼?


就是当婴儿有需要时、哭泣时,妈妈第一时间给予回应,比如让婴儿听到妈妈的声音;

 

或者妈妈在无法及时给予奶吃的时候,可以及时给婴儿一个拥抱和安抚。

 

似乎许多人在自己亲密的另一半没有接听电话的时候都会很焦虑,然后就是“夺命追魂CALL”

 

对了,你中奖了,这就是你妈在你婴儿期的时候,没有给予你“积极关注”的结果。

 

所以当没有回应时,“死亡恐惧”直接把你拉回到婴儿状态。

 

那这和强迫有什么关系?

 

有啊,如果我们的妈妈没有做好一个“及时满足和积极关注”的角色,那我们就开始自己去扮演,自己做那个“妈妈”,自己照顾自己。

 

我们对自己的需求开始积极关注和及时满足,那多好。

 

这简直就是“老头乐”,万事不求人。省得需要别人的时候,别人不给予回应。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开始进入到自我封闭的状态里了。

 

你会开始明白对身边有洁癖的妈妈为什么怎么劝说也没有用,对一个强迫思维的人怎么解释都会徒劳,你体会到无奈的原因是什么了。

 

那是因为彼时的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与外面的世界没有链接的。

 

并且,我们是无意识的。

 

我们无法意识到这一切与自闭有关,无法意识到如果不那样做,也不会死的。

 

而我们自己深陷其中,似乎也是无法控制的。

 

理智上什么都能明白,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要去那样做。

 

同时,也无法接受自己那样做。

 

一般来说,有强迫症的人,都是一边做,一边否定或者推翻自己。

03  一种能力:忍耐。


没有被及时满足的婴儿,是无法忍耐的,生死的事情,怎么可以忍耐呢?

 

不要说生死了,哪怕痒,一个成年人都是无法忍耐的。

 

当我们无法忍耐的时候,发现愤怒可以缓解一部分焦虑,愤怒让我们感觉到有力量。

 

于是婴儿开始把妈妈分化为“好妈妈,满足我的”和“坏妈妈,要我等待的”,对于“坏妈妈”是恨的。

 

所以,当强迫症的我们无法达到一个自己需要的结果时,那种感觉是沮丧的,同时会自责或自我否定。

 

此类情形,如果在成长中被强化,会更加强迫。

 

比如,若我们做了一件事情得到了父母肯定,那么我们想获得更多肯定,必须不断地完美地去做;

 

若我们一件事情没做“好”得到了父母的否定,或者鄙视、不屑、羞辱等,那么同类事情我们是绝对不能做的。

 

长此以往,如果我们认同了这样的方式,那我们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周遭的人:当发现周遭的人有各种各样“不完美”的时候,我们除了挑剔和远离,似乎没有更好的方式。

 

又一次,我们进入了自我封闭状态,又放弃了与别人链接的机会。

 

我们让自己陷入到孤独的轮回中。孤轮中的我们,对人际关系将多么失望,对理想的人际关系又多么渴望呢?

 

孤独的世界,是虚空的,关系也是不被信任的。

 

但不在关系里,我们自己也无法获得被“及时满足和积极关注”的体验。

 

这变成了一个鸡和蛋的关系难题,怎么办?

 

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

 

在进化中,我们具备了很多功能,比如“理想化和虚幻化”,我们终于创造了一个虚拟的世界。

 

社交网络,可以帮我们把这样的冲突解决掉一部分。

 

于是,手机强迫症,横空出世了。

 

我们开始依赖手机社交网络,面对面的真实接触,我们反而不会了。

 

因为我们对对面的人其实不是很感兴趣,对在真实接触中的自己,也不是很满意。

 

有了手机,不需要等待,也不需要忍耐,及时满足。

 

所以,我们越来越依赖。


04  手机控只是心理需要


社交网络和许多信息的快速获取,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便利,但也可能让我们退行,特别是那些在幼年成长中没有获得“及时满足和积极关注”的人儿。

 

就如前几天的聚会中,两个3岁左右的孩子要看着手机或IPAD才能吃饭,妈妈也很省心。

 

再看看妈妈,她们同样对孩子有个期待:我需要你乖乖吃饭,你要及时满足我这个愿望。

 

再看下路上,一般走路在看手机的人,基本都不是繁忙有紧急事务要处理的人,相反可能是比较闲的人。

 

手机控们,手机不一定是现实需要,更多的是心理需要。

 

我们需要及时了解信息,参与到群体中,因我们害怕被边缘化;

 

我们寻找各种碎片式的信息,期冀占有更多的内容,为的是可以在分享中给他人提供价值,这也就是为何那么多老年人喜欢转发养生贴。

 

我们需要被他人看见我们在做什么,要不然锦衣夜行,多么孤单。

 

最重要的,我们渴望别人扮演那个及时满足我们的人,同时,自己也在扮演那个人。

 

所以,我们对他人需要的积极关注和及时满足,就是对“我被同样对待”的渴望


文章评价
登录后可以评论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