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1969年这一年,总是让我想起进退两难的泥沼-每迈一步都几乎把整只鞋陷掉那般滞重而深沉的泥沼。而我就在这片泥沼中气喘吁吁地挪动脚步,前方一无所见,后面渺无来者,只有昏暗的泥沼无边无际地延展开去。


——村上春村《挪威的森林》

当你的笑容给我礼貌的招呼,当我想诉说这些年来的感触,你却点了满桌我最爱的食物,介绍我看一本天文学的书。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from 《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