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自以为用这颗小小的心脏包裹住了波澜壮阔,给这片山川湖海围上了栅栏,不放出那匹脱缰野马,这样就不会有人从我假意的冷淡里,拎出些滚烫的秘密。 by 陈大力

草尖泛起了一片片鹅黄,牧童正悠闲地赶着牛群在放牧。田野上到处春华秋实、生机盎然。沉甸甸的棉桃压弯了枝头,似一个个铜铃铛。火红的高粱低下了头,好像在向我敬礼。

重阳节,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形成,到了唐代被正式定为民间的节日,此后历朝历代沿袭至今。重阳与三月初三日“踏春”皆是家族倾室而出,重阳这天所有亲人都要一起登高“避灾”。

草尖泛起了一片片鹅黄,牧童正悠闲地赶着牛群在放牧。田野上到处春华秋实、生机盎然。沉甸甸的棉桃压弯了枝头,似一个个铜铃铛。火红的高粱低下了头,好像在向我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