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飘雪舞,犹是天女散花纷纷零乱,卷起来一些寒意。漫天的雪飘混沌了天地,浪漫了人间。雪压寒枝低,风林木啸大雪的天落寞了旅途,寂寥了归人。

本来,人类是为了摆脱粗拆的自然而走向文明的,文明的对立面是荒昧和野蛮,那时的自然似乎与荒昧和野蛮紧紧相连。但是渐渐发现,事情发生了倒转,拥挤的闹市可能更加荒昧,密集的人群可能更加野蛮。

这个世界的问题就是聪明人总是怀疑自己,而愚蠢的人总是充满自信。by 布考斯基

我相信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经历 傍晚时分,你坐在屋檐下, 看着天慢慢地黑下去,心里寂寞而凄凉,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剥夺了。当时我是个年轻人,但我害怕这样生活下去,衰老下去。在我看来,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沉默的大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