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历风雨,难遇见彩虹

长期的额外照顾、特殊对待只会毁掉一个人,绝无可能成就一个人。

文章封面

一个家庭里往往被特殊对待或额外呵护的那个孩子最一事无成。


不是因为他没出息,所以需要额外的帮助照顾,


而是一贯以来家庭所认为的对他会有帮助的额外照顾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他的没出息。


这种额外的照顾剥夺的是他必须经历挫折才能发展出的独立、应对能力、抗压能力、总结经验的能力、


吸取教训的能力、反省能力、并思考总结出更好的策略等等一系列事有所成需具备的必要能力。


这些能力无法从书本或他人的教导中直接吸收消化,无法从他人的成功故事中完全照搬,没有捷径可以轻松获得,只能亲身经历。


所以,长期的额外照顾、特殊对待只会毁掉一个人,绝无可能成就一个人。


曾经有家长不无得意但也有些微困惑的说,自己把孩子从小到大的路都铺好了,设计好了每一步怎么走,


让ta可以“不必”走弯路,不摔跤,不掉进坑里。


但是为什么最终ta还是无法顺利的工作、交友,甚至还抑郁了?


这不难理解。没有什么弯路是白走的。


很多时候,“弯路”对于一个人的能力形成是非常必要的。


这就好比基本没用自己的脚走过路、摔过跤的人,


当有一天别人无法替他前行了,他根本连如何迈开腿都没有概念。


这不同于在一个人特别困难的时刻拔刀相助或雪中送炭,把ta从暂时的困境中拉一把,


这里说的长期的额外照顾、特殊对待是一种一直存在的关系动力,关系是相互,相互投射,相互认同的。


grey.gif


ta让身边的人觉得ta需要被照顾,其他人接收到了ta发出的需要被照顾的信号,并且认同,并且愿意满足ta这一需要。


ta身边的人总觉得需要ta的时候,ta好像都比较困难,要ta跟其他人承担一样的责任和义务会引发要求者的内疚感,


于是为了缓解这种内疚感,那就照顾照顾ta,等到哪天不困难了,再要求ta承担。


不好意思,相信我,这个人会一直困难下去。


心理学上有一种“诅咒”效应,即父母的担心会成为孩子的诅咒,孩子最终会长成父母担心的那个样子。


父母对孩子过度的照顾呵护其实就是父母对孩子过度的担心,觉得ta无法应对挫折。


精神分析大师科胡特认为,心理结构(psychic structure)是“通过恰到好处的挫折和随着恰到好处的挫折而来的结果(即转变内化作用)而建立”。


恰到好处的挫折(optimal frustration),是指“非创伤性的挫折”,


也就是说其强度不至于大到个体被情绪压垮,成功的应对这样的挫折的经验会引发成长。


如何让挫折成为恰到好处的?


这看似是个很难操作的概念,但其实首先,对于父母和孩子来说,父母在孩子应对各个发展阶段的挑战时,


可能有学业压力、人际压力或一些日常生活、社交事件所带来的压力,


父母要能够持续的、及时的运用共情能力,安抚、支持、理解孩子的痛苦情绪,


父母的支持和帮助能够将挫折带来的影响限制在孩子能承受的范围内,


这样的挫折不会压垮孩子,而能让孩子从中学习到成长的能力。


但是,注意,父母是帮助孩子应对痛苦,而不是试图消除孩子生活中的痛苦,


试图让孩子生活在没有痛苦的虚假的生活中。


这一点很重要。


对于治疗关系来说,《精神分析的治愈之道》里的案例所讲述的,个体真正的需求未被满足,


但因为未被满足的不舒服感受得到理解,于是未被满足的挫折变得不具有创伤性(不至于导致情绪崩溃),也就是“恰到好处的挫折”。


grey.gif


来访者的需求被看到,情绪被安抚,未被满足的经验,不再是“创伤”,而成为能够承受的挫折。


在一次次的循环往复中,从未满足经验中恢复的弹性能力增加,新的自体结构得以建立,已有的心理结构也更加坚实。


下面是我的一个来访者在一次治疗中亲口对我说的话,我认为ta用自己的亲身体会阐释了ta在挫折中得到的成长。

(征得本人同意后,我引用了ta的话)


“之前我认为有时间思考为什么要认真学习,还不如拿这个时间认真学习;


现在我不这么认为,


我觉得哪怕我花一年的时间,不学习,但我认真的思考我为什么要认真学习这件事,对我更有意义”;


“我认为有时候迷茫的那段时光也是有意义的,它一定不会是白费的。


就像以前我很不能理解我怎么可以浪费时间发呆,现在我觉得发呆就发呆好了,它会给我带来另外的东西。”


“如果我没有经历过成绩的大起大落,如果我没有品尝过成功的滋味同时又感受过失败的痛苦;


如果我没有遭受疾病的折磨;我想我并不会收获这些经历带给我的思考和反省。


恰好是这些挫折,让我收获了别人没有收获到的有意义的东西,我相信这甚至对我今后的人生都是有益的。”


我想,ta离彩虹应该不会太远了。


THE END.


本文由135编辑器提供排版技术支持


文章评价
登录后可以评论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