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政策后,看头部教育公司如何转型

不过,在这一片“叫冷”声中,教育行业也出现了一些回暖。例如,3 月 8 日,高途公布了 2021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2021 年 Q4,高途实现净收入 12.743 亿元,净利润为 2.859 亿元,在最后一个季度实现了扭亏为盈。



作者 |郑宇轩
来源 |运营研究社(ID: U_quan)
 
去年双减政策出台后,一夜之间 K12 教育公司纷纷成鸟兽散,公司倒闭、老板跑路等新闻在微博上层出不穷。
 
 
曾经的行业领头羊也难逃亏损的命运,近日,俞敏洪还在其个人公众号上,对“新东方股价跌到 1 美元以下”做出了回应。他表示:已经一个月没有看股价了,并且未来几个月也不会看。
 
 
不过,在这一片“叫冷”声中,教育行业也出现了一些回暖。例如,3 月 8 日,高途公布了 2021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2021 年 Q4,高途实现净收入 12.743 亿元,净利润为 2.859 亿元,在最后一个季度实现了扭亏为盈。
 
盈利背后,可能离不开政策出台后,各家公司迅速反应、转型求变。


在去年双减政策刚出台不久,运营社就曾谈论过,教育公司五花八门的转型思路,有的教育公司甚至做起了「知识剧本杀」,在双减政策半年后,有的教育公司开始「出海谋生」。

本篇文章,运营社就来谈谈,目前,头部的教育公司确定了哪些转型方向?近况如何?
 


01

双减政策255天后,

教育公司都去做什么了?


运营社发现,在双减政策出台 255 天后,头部的教育公司已经基本完成了转型。有的在“广撒网”,布局多个领域,有的则“深捞鱼”,扎根教育领域不动。
 
其中,运营社选取了三个具有代表性的教育公司,看看他们都采用了哪些不同的转型策略。
 

1)新东方:广拓“新兴”市场

 
在众多教育公司中,最受瞩目的要属“老大哥”新东方了,在转型策略上,新东方从三个方向上广拓市场:
 
首先,瞄准”朝阳产业“,投身直播带货;其次,将已有的 K12 业务转型为素质教育;最后,不断投资新的业务领域。
 
在去年年底,新东方成立了“东方甄选”直播间,定位高端农产品,开启抖音直播带货,但是带货效果并不好。
 
据飞瓜数据显示,东方甄选直播间在近 30 天内直播带货 27 场,总销售额 742.1w 元,平均单场直播销量仅为 20.8w 。
 

图源:飞瓜数据

 
反观同为新东方出身的罗永浩,其直播间做的风生水起,最近 30 天内销售额已经突破了 3.3 亿,平均单场直播销量达 250.5w 。对比之下,俞敏洪的在抖音直播带货显得”水土不服“。
 

 图源:飞瓜数据

 
但是,对于教育行业“扎根”颇深的新东方来说,完全抛弃老本行、“全押”直播间也是不现实的。


目前,受到“双减”影响最大的 K12 系业务,新东方已全部下架,相关年龄段教学均改成素质教育领域。相关课程不但包括书法、美术等艺术类教学,还根据不同的主题策划了”营地教学。“
 
 
例如,新东方就推出了以“哈利波特魔法学院”为主题的创意英语教学营地,通过垂直细分的课程设置来吸引用户。


哈利波特魔法学院针对的学生年龄为 7-12 岁,学生在营地中通过情景式的“魔法世界体验”来练习英语。

新东方官网

 
除此之外,新东方在「幼儿托育」领域进行了试水。3 月 24 日,新东方国际幼童成长中心首店落地武汉,把目光瞄向了 1 岁- 3.5 岁的幼儿,该托育中心预计 2022 年下半年开业。
 

图源:武汉新东方儿童素质成长中心

 
新东方还不断通过投资来扩张业务版图,其对外投资项目涉及了“租赁、商务服务业、教育、科学研究、技术服务、文体娱乐、批发零售”等多个类目,其中,教育排名第二,占比达到 24.38%。
 

图源:天眼查

 
双减后,新东方的最新投资也是三个教育相关的产品,分别涉及 Steam 教育和教学线上互动工具。
 
 
除了教育类项目之外,新东方广泛地投资了教育出版业和科技应用领域。比如,新东方就于 3 月 23 日投资了一家“大愚图书销售有限公司”,进军出版物行业。
 
据天眼查显示,该企业由郑州新东方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经营范围包括出版物批发、零售;心理咨询服务;托育服务;中小学生校外托管服务;幼儿园外托管服务;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餐饮管理;电竞赛事策划等。

图源:天眼查

 
再比如,新东方还于 3 月 30 日投资了西藏布局未来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子产品销售;网络文化经营;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互联网信息服务等。
 
总的来看,新东方既想要进军新兴市场,吃一口“电商直播”的红利,又想要守住已有的教育版图,转变教育方向和目标用户,甚至还进行了关于科技领域的长远布局。
 

2)好未来:严守“教育”阵地

 
与新东方「广拓市场、多领域尝试」采用的策略不同,好未来则选择严守在“教育阵营”。好未来董事长张邦鑫曾在内部信中表明,未来发展重心围绕「素质教育」、To B 以及海外业务开展。
 
运营社发现,好未来的转型业务主要可以分为两个方向。
 
一方面,好未来在 To C 业务上与「学科培训」彻底划清界限,转向面向 3-12 岁儿童的「素质教育」,开设了科学、人文、编程等方面的课程。
 
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培优、学而思网校都将全面转型素质教育,旗下少儿英语品牌“励步英语”也已完成品牌升级,更名为“励步”,主推戏剧、口才、美育、益智等素质教育产品。
 
另一方面,在 To B 业务上,好未来也为政府和学校提供科技服务。
 
在 2022 开年大会上,好未来正式宣布自己进入二次创业阶段,开始全面转型。官方表示,科技服务等「非教育培训业务」将是其未来重点业务。


简单来说,好未来想要从一家纯教育公司,转变为「科技教育」公司,比方说为学校提供数字化的教学方案,帮助搭建“云课堂”(教师线上直播授课)等产品。
 

图源:好未来微博官方账号

 
就在去年 12 月 21 日,好未来还宣布推出全新品牌“美校”,为学校的数字化教学提供线上产品与定制功能。
 
“美校”的核心业务包括:一直播云,提供适用各种场景、各类班型的直播服务平台;


二是教研云,为教师们提供查题组卷、智能讲义、制作课件等功能,助力快捷备出好课程;


三是智学云,开放覆盖“备、教、练、考、评、管”各个教学环节的 170 余项 AI 能力和定制化AI 解决方案,实现智能评价,提供个性化提升方案。

而早在 2018 年,好未来就有过将“教育”+“科技”相结合的案例。好未来曾成立脑科学实验室,并与多所高效合作探索脑科学领域研究。
 
在好未来的官网,运营社也发现,脑科学实验室主要研究方向是是将「脑科学」和教育进行有效结合,比如将“可穿戴设备”应用于教育领域的研究、可以激发学习动力的教学研究等。
 
 
总体看来,好未来这次的转型策略相对保守,依然在“教育”领域扎根,但切入的细分赛道有所不同,ToC 走「素质教育」路线,ToB 走「科技教育」路线。
 

3)猿辅导:多元化尝试

 
猿辅导主要业务在双减中受到重创,其线上 App 首当其冲,“小猿搜题”直接关闭了搜题功能。
 
线下业务也陆续关停,在高中学科培训监管落地后,猿辅导关闭了多个辅导中心,原来十几个中心只剩西安、武汉、郑州、沈阳 4 个。
 
在此之下,猿辅导不断投资短线项目,进行业务的多元化尝试。从卖羽绒服到成立母婴护理公司,再到投资咖啡。
 
2021 年 12 月 17 日,猿辅导母公司一家关联公司全资控股了北京元满母婴护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5000 万元。


同日,该公司还全资控股了北京“单一起源咖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 2000 万元人民币。

不过,之前的这些项目都只是暂时的尝试,对于猿辅导来说,其优势主要还是集中在技术领域,例如,去年 10 月 20 日,猿辅导宣布进军 To B 智能教育市场,其新研发的产品“飞象星球”已在北京部分学校进行试点。


飞象星球主要面向公立学校和政府,系统中自带 3 亿题库,为学校老师提供章节作业布置、课后作业批改等功能。



02

教育公司转型“过冬”,

离“春天”还有多远?


毫无疑问,双减政策公布实施后,整个 2021 年下半年,教育公司们的日子都不好过。不仅大规模裁员,各大教育公司股价也皆呈现暴跌趋势。可以说是,整个教育行业都在“过冬”。


一张由凤凰网科技整理的“港美中概股今年迄今涨跌幅榜”,跌幅排名前十的公司中,有三家企业为教培机构。


其中高途(GOTU.US)以 95.83% 的跌幅位居第一;好未来位居第二,跌幅为 93.61%;新东方(EDU.US)则以 88.46% 的跌幅位列第六。

 图源:凤凰网科技


但经过了一系列转型后,运营社也观察到了一些新的变化,不少教育公司在 Q3 季度亏损的情况下,在 2021 年 Q4 度竟扭亏为盈,摆脱了难以生存的“窘境”。据多家媒体报道:
 
在 2021 年第四季度,一起教育科技实现净利润 1700 万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为该公司成立以来首次实现盈利;


掌门教育 2021 年 Q4 收入 5.056 亿元,净利润 1.46 亿元,首次季度盈利;高途公布了 2021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2021 年 Q4,高途实现净收入 12.743 亿元,净利润为 2.859 亿元,在最后一个季度实现了扭亏为盈。
 
究其原因,在双减后,以高途为代表的教育公司们大都在降本提效、开源节流。
 
一方面,减少公司之前用于经营和管理,以及大规模广告投放的费用。
 
掌门教育 2021 年第四季度总营业费用为 1.387 亿元,较 2020 年同期的 11 亿元减少87.5%。


高途 2021 年第四季度的销售支出降至 3.73 亿元,比上年同期的 17.98 亿元下降了近 80%;主营业务成本为 3.867 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的 6.164 亿元人民币下降 37.3%。

教育公司疯狂投广告的“圈地运动”戛然而止,曾经疯狂刷屏的“教育课程广告”也慢慢消失了许多,不少家长也表示,电话营销的数量也比以前少了很多,整体的教育市场正在趋于冷静。
 

曾经疯狂刷屏的教育机构广告

 
优势星球发起人@崔璀 曾在燃财经的采访中提到,通过烧钱来带动新用户增长的模式,本身就不可持续。
 
另一方面,也有公司也快速调整组织架构,积极开拓新业务,实现「开源」。

例如,掌门教育在2021 年四季度首次实现业务为盈。据掌门教育创始人兼 CEO 张翼表示,公司在 2021 年四季度对在线教育业务进行了战略转变,成立了 SaaS 事业部,为国内外教育机构提供 SaaS 解决方案。
 
整体上,教育行业,似乎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正在逐渐重新生根发芽。不仅如此,教育行业尚且还有没被完全开发的市场和机会。
 
一方面,可以挖掘更多教育行业的细分赛道。例如,职业教育市场广阔,为教育从业者们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考研、考公人数的不断暴增导致相关领域的竞争压力空前,不少人都面临着二战、三战的局面,也为职业教育带来了更多的潜在用户。
 
2021 年报考研究生考试人数为 457 万人,再创下历史新高。


2022 年的国考报名人数更是首次突破两百万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 51.4 万人,增幅34%。


另一方面,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教育方式不断与互联网融合,这样的「教育信息化」趋势为教育行业带来更多机会。


不少大学已经开启了线上教学,疫情中,学生线上提交作业、老师线上打分也成为了教学的主要手段。
 
根据前瞻研究院数据,2020 年我国教育信息化市场总规模已经达到 4335 亿元,近五年复合增长率为 9%。
 
未来这一比例有望继续获得大幅提升,预计到 2030 年,教育信息化市场的总规模将突破万亿大关。
 


03

结语


烧钱战已灭,教育梦不息,整个教育行业还有大把的发展机会和方向,从“变天”到“复苏”,在双减政策发布 255天后,大家对教育行业的态度,也随着这些转型而有所变化。
 
无论是多赛道并行,还是驶入新领域,全方位转型,甚至进行“第二次创业”,“k12 教育公司们”都是在结合自身的已有优势,重点发力,目标也从“活下去”变成“有发展”。
 
而对于更多的教育从业者来说,教育行业依然是一个“藏宝地”,有更多的机会等待挖掘……
 

 

文章来源:作者:郑宇轩。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运营研究社,70万人都在关注的运营垂直媒体&服务平台,公众号 ID:U_quan

图片来源: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敬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135编辑器立场。


文章评价
登录后可以评论
立即登录
分享到